廖鴻基:不期

>

焦點訊息

>

首頁

名家名筆

廖鴻基:不期

2017/08/21

  航行於無比開闊神秘的大海,這一刻,根本無法預知今天的海將在船邊上演哪一齣戲。過去搭乘賞鯨船經驗告訴我,將這航班能遇見何種鯨豚的欲求降到最低,往往更有機會獲得意外驚喜。

  「海洋無可預約,但值得期待」,抱持這樣的心情出航,漫漫晃晃於南風穩穩吹拂的夏季太平洋上。

  出航前在碼頭上遇見上一航班解說員,他說:「遇見一群熱帶斑海豚啊,就在港嘴外,這幾天牠們頻繁出沒,與船隻互動情況算是熱鬧。」

  船隻邁浪出了港,遠遠便看見天邊幾艘賞鯨船泊在外海。這幾艘賞鯨船如寬茫大海中栽下的幾根定錨,明白指出了我們的航向。心想:「這就是了,那幾艘船船邊,應該就是上一航班解說員說的,這些天在沿海出沒的那群熱帶斑海豚。」

  20分鐘後,當我們船隻趨近,原本如定錨待在這海域的數艘賞鯨船已經散去,海面空蕩蕩,沒發現任何海豚群擾動的水紋。

  船隻週遭空繞了一陣,仍不見海豚蹤影。船長說:「會不會屈落去呀(不明原因,海豚群忽然集體下潛),牠們常這樣作弄船隻啊。」

  以為十分把握的,竟落得一場空。海洋經常如此折騰人們過度自信的心情。



  繞圈空晃了約15分鐘後,船長伸長脖子,眼光如繞射的燈塔盤轉探看窗外,喃喃唸道:「奇怪,藏哪裡去了。」

  船頂解說員忽然一聲尖銳:「那裡啊,一點鐘方向。」那聲調仿如自失望谷底往上潑出了一襲激昂水花。

  我心想,應該是終於找到那群暫時失聯的熱帶斑海豚吧。

  沒想到尖銳的聲音又喊了:「很遠,還很遠,不是海豚,是噴氣吶。」
 
  「抹香鯨,是抹香鯨。」樓頂解說員的語調轉為確認後的歡愉。

  距離約一公里外,我在二樓甲板也看見了,浮在海面換氣的果然是一頭抹香鯨。

  牠身子修長若一根粗木,偏頭噴氣,是難得一見的抹香鯨。
 
  台灣東部沿海面對開闊大洋,海盆海床深達五、六千公尺,黑潮得以靠岸,將西太平洋大洋性生態推靠近東部沿海。這裡出沒的鯨豚,如老天賜與,與黑潮這股環流相關。

  台灣賞鯨活動自1997年7月首航至今,恰好20週年,巧遇這頭抹香鯨,或許不只是不期而遇而已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
廖鴻基
1957年生,花蓮人,花蓮高中畢業。曾在沿海漁船上工作,曾經執行花蓮及墾丁海域鯨豚生態調查計畫,規劃賞鯨活動,創設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任創會董事長,也曾在我們遠洋漁船及貨櫃船上作隨船報導。二十餘年海上生活,寫下《討海人》、《鯨生鯨世》、《漂島》、《領土出航》、《後山鯨書》、《大島小島》、《海童》等二十餘部海洋文學作品。作品常見於各級教科書,也曾獲一些文學獎肯定。

 

< Back